惊世经典《感官世界》:拍电影是一种犯罪行为

阿部定将吉藏勒死,让他在极乐性爱当下告别人世,是罪行还是爱情?又或者只是无意识的本能使然?《感官世界》里头那些货真价实的性器交合场景,既是猎奇,却又不只猎奇,大岛渚让性爱于此超越了欲望、爱情或生殖功能,升华至另外一个层次,这是大岛渚前所未见的浪漫,他甚至让我们感受到隐藏在世俗认知的变态行径中,一种纯粹的诗意与美。

惊世经典《感官世界》:拍电影是一种犯罪行为插图

故事始于日本军国主义当道的 1936 年,女侍阿部定与她的已婚老板石田吉藏发展出不伦关系,两人私奔住进一间小旅馆,终日沈醉在性爱和肉体的欢愉之中。在试验过千奇百怪的体位与秘技之后,这对男女为了追求更高层次的满足感,开始尝试极端的窒息式性爱,即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感官世界》取材 1936 年轰动一时的真实事件,阿部定在恋人吉藏的授意之下,在性交过程中杀死对方并割下阴茎,她带着这份逐渐腐烂的「遗物」四处游荡而遭警察逮捕,事件经媒体披露之后,她成为了传奇。

第一次看《感官世界》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透过翻拷自 LD 的海盗版录影带,除了片尾那个惊天动地的阉割场景,对于开场女童拿着日本国旗去戳雪地中沉睡的老乞丐(由日本新浪潮「龙套之王」殿山泰司饰演)阳具的画面、吉藏把煮熟的鸡蛋塞入阿部定阴道再要她用母鸡生蛋的方式「生」出来那场戏,特别印象深刻。当时还不明白,我只看到了奇观。

2013 年,我为高雄市电影馆策划【大岛渚の感官物语-爱与情欲之外】回顾展,总共邀集七部大岛渚在松竹及创造社时期代表作,以及从法国远道而来的《感官世界》,都是 35mm 胶卷放映。由于大岛渚在当年一月十五日病故,据日方说法因为我们规划得早,成为他过世之后第二个回顾影展,而且还比日本的回顾展多了《感官世界》。这次我不只看到奇观,更看到了内核。

大岛渚曾因《日本的夜与雾》甫上映即遭撤片而离开松竹电影公司自组「创造社」以捍卫独立精神,并与 ATG (日本艺术电影院联盟)合作,以「千万日元电影」低成本模式拍出《绞死刑》、《少年》等传世之作。后来他开始意识到创作自由是一回事,制作预算又是另回事,于是在《夏之妹》拍完之后结束「创造社」业务,几年后他应法国制片安纳托尔‧道曼(Anatole Dauman)之邀拍摄《感官世界》,从日本的大岛渚变成了国际的大岛渚。

惊世经典《感官世界》:拍电影是一种犯罪行为插图1

大岛渚曾说「拍电影就是一种犯罪行为」,《感官世界》正是他的亲身实践。打从一开始,他就想要将这个故事拍成硬蕊色情片,让演员们在片中演出真枪实弹的性交场面,为了规避日本对于暴露性器官或是局部性交动作画面的喷雾审查,他在日本完成影片拍摄之后,便将底片送至法国冲印,后续的剪接和后制工作也在当地进行。1976 年,《感官世界》为戛纳影展平行单元「导演双周」揭幕,不仅震惊世界影坛,对于各国电检制度更是造成极大挑衅(究竟是要以完整全见版抑或喷雾修剪版放映),大岛渚自己也因剧本出版而遭日本政府提起公诉,逼得他亲上法庭陈述:「我拍出来的东西并不猥亵,真正猥亵的是那些没被拍出的东西。」官司一路缠讼到 1982 年,最终判决无罪。

大岛渚自承最感兴趣的是犯罪与性,因为这是人类最无意识所结合出来的成果。他曾在《日本春歌考》中提出幻想强奸这个概念,并让黑太阳旗首度登场,而《感官世界》犹如该片的进阶版本。在这个进阶版本中,强奸不只是幻想,而必须将之实践,假如人会被人强奸,弱者会遭到强者强奸,那么百姓会否遭到国家强奸,那么身为弱者的反击又是什么?

不确定大岛渚是不是最爱拍日本国旗的电影导演,但每次国旗出现在他作品中,都有他的用意。《感官世界》开场有女童拿着国旗去戳老男人阳具,中后段安排一群妇女列队挥舞国旗欢迎军队以对比吉藏的低调逆行,这两场戏对照片尾阿部定将爱人阳具切下的举动,大岛渚以此提问,当日本举着国家荣光大旗对其他地区行侵略之实的时候,如果一味指责吉藏背叛家庭和阿部定的私情偷欢、阿部定对恋人死后的阉割行径,却对军国主义暴行视而不见?还有什么比这点更伪善更可鄙?

阿部定将吉藏勒死,让他在极乐性爱当下告别人世,是罪行还是爱情?又或者只是无意识的本能使然?《感官世界》里头那些货真价实的性器交合场景,既是猎奇,却又不只猎奇,大岛渚让性爱于此超越了欲望、爱情或生殖功能,升华至另外一个层次,这是大岛渚前所未见的浪漫,他甚至让我们感受到隐藏在世俗认知的变态行径中,一种纯粹的诗意与美。

《感官世界》的法文片名直译是「感官帝国」,或许正为了歌咏这般诗意与美,对比房门外风起云涌的军国主义(阿部定事件与二二六事件发生在同一年),不只形成莫大讽刺,而且还是最极致的抵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OP电影 » 惊世经典《感官世界》:拍电影是一种犯罪行为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