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军团》:点到为止、点到为止、你能吃到一点蕃茄酱、然后点到为止

拍摄系列电影有一些优势,例如你有观众基本盘、电影公司有已经成形的特定制片团队、甚至剧本或世界观也已经有了基础。所以,如果要观察一位导演的真实功力,完全原创的电影也许才能作为判断标准。这样说来,扎克·施奈德 (Zack Snyder) 的上一部原创电影,已经是 2011 年的《美少女特攻队》 (Sucker Punch),10 年后,他的最新电影《活死人军团》 (Army of the Dead) 在网飞 (Netflix) 独家推出,在没有正义联盟的协助下,扎克·施奈德的表现如何呢?

%title插图%num

美国赌城爆发了僵尸危机,而美国总统想到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把赌城整个围起来,让僵尸在里头成立尸乐园。现在,美国总统想让今年国庆日烟火放得更猛烈一点:他决定在 7 月 4 日当晚,对赌城发射核弹。问题来了,赌城地下的金库里还有 2 亿美金的大笔钞票,有人决定聘请戴夫巴帝斯塔 (Dave Bautista) 为首的一群前军人,冒险进入僵尸国度,窃取僵尸没兴趣的大笔现金。

事实上我们已经介绍过了(你可以阅读这里与这里),《活死人军团》这个计画本身就是一个活尸:十多年前,扎克·施奈德就已经写下剧本,只是因为自己分身乏术,而让华纳影业决定交给其他新导演试手,但是扎克·施奈德的剧本太过激——文章里会解释为什么。加上扎克·施奈德的 R 级电影《守护者》(Watchmen) 票房成绩不如预期,华纳遂直接冷冻了这个剧本。2017年,《正义联盟》的失败,又让华纳影业与扎克·施奈德二度分手,扎克·施奈德于是琵琶别抱,带着他的《活死人军团》,投向了无视电影分级的网飞。

%title插图%num

所以,被冷冻又复活的《活死人军团》,其实已经是 2007 年构思的题材了。兜兜转转十多年,到 2019 年中扎克·施奈德正式开镜,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份在全球娱乐圈掀起僵尸潮之前的剧本,应该在如今观众几乎看腻僵尸的情况下——《阴尸路》(Walking Dead) 都快演不下去了——因应时代变化而有所改进。从这点看起来,扎克·施奈德确实放进了一些当下时事流行的主议题:

例如女性不再只是过去僵尸电影里的受害者——故事里这支打尸小队,就有四位持枪女性,而且个个比狠,对渣男毫不留情;例如巧妙地把僵尸赌城周边的难民营,转化为川普政策下被强迫遣返的墨西哥非法移民——所有难民看起来都是墨裔人士、而难民营保安视他们为牲畜。听起来,扎克·施奈德好像要在这部娱乐电影里偷渡些社会进步概念,如同过去僵尸宗师乔治罗梅洛 (George A. Romero) 的手法。不过,罗梅洛的社会观察更为精准,而在《活死人军团》里,扎克·施奈德铺进的议题,看来更像是社会运动的广告招牌而已——他根本没有深入探讨的意图。

%title插图%num

从好的一面来看,《活死人军团》可以不深入议题,毕竟它的本质是一部活尸电影,还是刻意结合劫盗题材的活尸电影。这群《瞒天过海》(Ocean’s Eleven) 的学弟妹们,要进入比百乐宫赌场 (Casino Bellagio) 守备还要森严的金库里抢钱,这个概念本身已经超级欢乐,是僵尸电影史上的创举之一。理论上,《活死人军团》会有扎克·施奈德前作《活死人黎明》(Dawn of the Dead) 的过动症僵尸、会有《瞒天过海》的特异功能八方人马,一条鱼两面煎,《活死人军团》应该有双重滋味。

还好这是一部网飞电影,《活死人军团》的开头工作人员表出现时,你会看到三对裸露的豪乳向银幕袭来——赌城的脱衣舞娘们现在想吃点人肉了。扎克·施奈德在《活死人军团》里,放进了大量的血浆、器官、肉块,而且放得浮夸——僵尸被 7.62 mm机枪扫射时,竟然可以维持直立不动,任凭机枪从头到脚一寸寸打爆血肉。这部电影有夸张的爆头、砍头、撕裂下巴、压溃人体等等暴力画面……喔,我刚有提到那只僵尸老虎吗?你应该知道这只老虎可不会出场吼个两声就退场。

%title插图%num

所以如果你是爱吃蕃茄酱的观众,《活死人军团》应该算是做出诚意。虽然老实说,这些暴力画面并没有那么多,被集中在电影其中几段;某些血腥画面,也可以看出是明显的 CGI 假血与假内脏。如果你期望这部僵尸电影从头红到尾,那么可能会失望,但是只要有喷血,《活死人军团》至少会附上喷飞的器官,就这点来说是可以鼓掌的。

当然,也许你不是喜爱重口味的观众,假设你喜欢《瞒天过海》(跟我一样),期望主角们在机关密布的金库里,还要碰上来增加机关难度的僵尸,让他们各自的能力发挥到百分之两百……那么你应该会严重的失望。这部从初期剧情大纲就暗示是劫盗类型的电影,其实真的没那么劫盗。《活死人军团》的金库不会被我写进「世上难度最高金库」这个专题里,因为攻破金库,根本不是这部电影的重点——他们确实是去抢金库的,但是金库的机关设计没有任何新意……也就是踩到暗砖喷出暗箭这种等级。

%title插图%num

所以,《活死人军团》的剧情主旨不在批判社会——如果你觉得有钱人要贫穷士兵去送死叫社会批判的话,那也太廉价与过时了;《活死人军团》主旨也不是洒满蕃茄酱拍一部血肉爽片、更不是另一部《瞒天过海》僵尸版。但是,扎克·施奈德确实有其他话想说。

乔治罗梅洛在僵尸电影里的巧思,除了批判人性之外,他其实更加关注僵尸这个被他一手养大的亲孩子。在许多罗梅洛的僵尸电影里,可以看到僵尸是会进化的,会有自己的生存机制、从而演化出社会体制、甚至是意识与思考能力。这么多年来,有许多运动能力更强的僵尸诞生在大小银幕上,但是这些僵尸在没有人肉可吃时,似乎就是呆呆闲晃着、什么都不想。

%title插图%num

很明显地,扎克·施奈德想要承继大师的遗志,《活死人军团》里的僵尸是有组织的、甚至是可沟通的,他们有阶级、有吃人以外的行动目的、甚至有某种对未来的期望。某种程度上,《活死人军团》与罗梅洛的《活尸禁区》(Land of the Dead) 有点像,主角要面对的僵尸群,与其说是无理性的怪物,不如说更像是某种人类理解之外的军队。它们更有纪律、它们之间没有歧视、共同为相同目标而努力。它们无法与人类被放在相同的天平上比较,因为它们似乎是更加优秀的新物种。

这是个《活死人军团》的大问题,因为如果这是一部探索僵尸社群的纪录片,那么也许会挖掘出《活尸禁区》以外的新趣味。但是《活死人军团》却做出如同在面对蕃茄酱使用量与劫盗题材时所作的选择——对这个新物种的研究点到为止。《活死人军团》甚至对巴帝斯塔这样的摔角明星都点到为止,他的打戏是在电影过了四分之三时才登场,而且仅有数分钟的少少一段;这部电影对枪战也点到为止,对僵尸类型也点到为止……看到最后,你几乎不知道《活死人军团》要给你什么,因为每种元素它都点到为止。

%title插图%num

这部电影还是有大量的慢动作、还是有大量的时代金曲——要对选进小红莓乐团的《Zombie》给予肯定。这些熟悉的扎克·施奈德元素仍然健在,而他无法干净俐落交待剧情核心的毛病也仍然健在。这部电影将近 140 分钟,已经比《活死人黎明》的 100 分钟多出许多,它的手上有太多题材等着发挥,但却没有深入任何一项元素。尽管《活死人军团》是扎克·施奈德的第一部网飞电影,但是看起来与网飞却非常投缘——许多网飞原创电影,也都有这种「满天全题材,要抓没半个」的诡异现象。

如果你希望《活死人军团》为扎克·施奈德证明他的实力、证明他离开华纳与 DC 英雄后仍然大有可为,很明显地也许会失望。《活死人军团》有很多有趣的小地方,但这些小地方就真的很小,无法串连出被观众认住甚至喜爱的人物,他们的存在甚至在结局前就可能被遗忘,如同这部电影在红海一般的僵尸电影界里的定位——也许再看一次扎克·施奈德的《活死人黎明》还有点意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OP电影 » 《活死人军团》:点到为止、点到为止、你能吃到一点蕃茄酱、然后点到为止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