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好莱坞出柜到LGBTQ+电影的崛起:勇敢而不可战胜的影响

本片百度云网盘资源链接:https://pan.baidu.com/s/nqKQkQwOmYjW3kRS3ni90Mf

1992年,在好莱坞,公开表露性取向并不是常态,然而,我却在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的办公室里向他出柜。我在1985年作为导演协会见习生加入了电影行业,当时,有幸能够在我第一部电影《紫色》中担任导演助理,同时,这部电影还以大胆且美丽的LGBTQ+形象塑造而著称。

从好莱坞出柜到LGBTQ+电影的崛起:勇敢而不可战胜的影响插图

与斯皮尔伯格一同制作这部电影的还有凯西·肯尼迪和弗兰克·马歇尔。如今,他们已经获得了塞尔贝格奖,凯西·肯尼迪担任卢卡斯影业总裁,而弗兰克·马歇尔则成为了EGOT俱乐部的最新成员,但当时,他们刚刚离开了斯皮尔伯格共同创办的安布林公司,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当时,我正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山区拍摄《天劫余生》,这部电影我担任制片人,斯皮尔伯格的办公室突然打来电话,表示他想与我讨论一个可能的制片交易,是否可以前来会面?哦,天哪。

但首先,我必须告诉他们,我要等几个月后拍摄结束才能赴约。然后,我意识到我必须告诉凯西和弗兰克,他们的办公室给我打了电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凯西告诉我:“布鲁斯,我相信机会之窗会打开,但它们也会关闭。所以,你要做的是立刻打电话给史蒂芬的办公室,告诉他们明天你就会飞往洛杉矶与史蒂芬会面。”于是我照做了。

我最近已经向凯西和弗兰克出柜,他们在那时已经成为我的家人,唯一的反应就是不解为什么我迟迟没有告诉他们。我意识到,现在我已经在他们那里找到了一个美好而包容的工作家园,如果我要离开他们去为斯皮尔伯格工作(后来,凯西会很快与斯皮尔伯格一起合作拍摄了近20部电影,但那时我还不知道),那么我最好确保他提供的工作环境同样包容,而我需要向他出柜以确保这一点。紧接着,出现了出柜恐慌。在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会议结束时,他承诺将帮助我实现我的制片梦想,正如你将在后面听到的那样,我告诉他我有件事要告诉他,然后突然说出我是同性恋。他问:“你为什么认为这对我有任何影响呢?”我回答:“这是最美好的回应,我并不认为这会有任何影响,但如果我要为你工作,我需要能够将我百分之百的自己带到工作中,而同性恋是我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须确保。”

从那天在他的办公室以来,我成为了一名公开的同性恋制片人,并不久之后成为了一名同性恋活动家。在过去的30年里,制片和活动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两大热情,接下来,我将谈谈在好莱坞公开身份与LGBTQ+项目的演变。

在我向斯蒂芬出柜之后不久,克林顿竞选团队在好莱坞的帕拉第姆举办了一场史上首次的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LGBTQ+活动,并且这成为了好莱坞事实上的出柜派对……但前提是你在幕前。对于LGBTQ+演员(我将使用这个词汇来包括所有在摄影机前出演的人,无论性别和身份),情况截然不同。

1993年,史蒂文(Steven)拜访了我制作的首部电影《摩登原始人》的拍摄现场,手持一份剧本,宣告着“我有你们下一部电影的剧本。” 此时,作为我的首部制作,电影《摩登原始人》中已经不乏同性恋情感,因为在罗茜·奥唐纳(Rosie O'donnell)、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和B-52's的加入下,电影中弥漫着浓厚的同性恋情感。然而,正如一直延续的主题所示:“现在很难想象”,罗茜直到2002年才公开出柜。史蒂文兴奋地递给我的剧本是《谢谢一切,朱莉·纽马尔!》。当时,要想为维塔·波伊姆(Vita Boheme)、诺克西玛·杰克逊(Noxeema Jackson)和奇奇·罗德里格斯(Chi Chi Rodriguez)这三个非常同性恋的主演角色选角,几乎不需要考虑出柜的演员 - 出柜的演员非常稀少。因此,我们为两个角色提供给了韦斯利·斯奈普斯(Wesley Snipes)和约翰·莱吉扎莫(John Leguizamo),但对于第三个角色,我们进行了试镜。演员们必须扮成女性并进行试镜,当时许多著名演员都参与了试镜,而最终获得角色的是帕特里克·斯威兹(Patrick Swayze)。后来,他告诉我,他之所以能如此令人信服地扮演维塔,是因为他在扮演自己的母亲。

不久之后,好莱坞的超级律师艾伦·赫戈特(Alan Hergott)邀请了已经出柜的尼娜·雅各布森(Nina Jacobson,她后来成为迪士尼的一名制片主管,然后制片了《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和我一起吃午餐。艾伦曾是好莱坞最早的LGBTQ+活动人士之一,他曾策划了第一个好莱坞的非艾滋病相关LGBTQ+组织的慈善活动,即国家同性恋和拉拉组织的年度晚宴。现在,你不能在好莱坞的任何地方没有看到为LGBTQ+组织筹款的活动,但当时只有这一个。在午餐时,艾伦告诉我们他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要把好莱坞的LGBTQ+活动接力棒交给我们!从而诞生了Out There,这是一个由新一代公开出柜的娱乐业从业者运营的活动组织。我们与国家同性恋和拉拉组织(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人权运动(Human Rights Campaign)、洛杉矶中心(L.A. Center)、GLAAD和其他组织合作,使我们登上了《娱乐周刊》(Entertainment Weekly)的版面,并进入了白宫。

同样在90年代中后期,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LGBTQ+电影和电视节目,但依然很少有公开出柜的演员。1996年,《鸟笼》在国内票房达到1.24亿美元,但内森·莱恩(Nathan Lane)直到几年后才出柜。艾伦(Ellen)在1997年出柜,而《比莉的好莱坞之吻》(Billie's Hollywood Screen Kiss)在1998年的圣丹斯电影节大获成功,但其主演肖恩·海耶斯(Sean Hayes)直到2010年才公开出柜。在那个时期,我被邀请加入Outfest董事会,这是洛杉矶的同性恋电影节,我惊讶地发现 - 或许不应该感到惊讶 - 没有一个电影公司或电视网络是该电影节的赞助商...而这是一部电影节...在好莱坞。好莱坞传奇人物西德·辛伯格(Sid Sheinberg)是早期的LGBTQ+盟友之一,他同意将环球影业(Universal)引入,提供了1万美元的赞助,其他电影公司、网络和经纪公司也纷纷效仿。

在1998年,我和我的新制片伙伴、同样公开出柜的Dan Jinks,收到了电影《美国丽人》的剧本,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同意在梦工厂买下这个剧本并立即启动制作。我们突然变成了一部由公开出柜的编剧Alan Ball、两名公开出柜的制片人以及剧本中出色的LGBTQ+代表,即Alan构思中的两位Jim,来共同制作的电影。在当时,还没有太多公开出柜的男演员可供选择,因此我们在这些角色中选择了出色的Scott Bakula和Sam Robards Jr。而我们的主演Kevin Spacey直到2017年被某位指控者公开出柜之前一直保持出柜状态。不过,幸运的是,Kevin、Alan、导演Sam Mendes、传奇摄影师Conrad Hall以及我和Dan都在2000年凭借《美国丽人》赢得了奥斯卡奖……这一切要感谢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他实现了我的梦想。

2007年,Lance Black向Dan和我发送了《米尔克》的剧本,由古斯·范·桑特执导。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改变命运的时刻,因为我的两大热情在一个项目中相遇,这使我更加坚定了制片和积极活动的决心。在电影筹备期间,Lance、Gus、Dan和我在旧金山为电影寻找拍摄地点,我们站在卡斯特罗区的Market和Castro交界处的Harvey Milk广场上……即同性恋的圣地。我看到三名明显的同性恋少年从地铁站走出来,当他们走向我们时,他们认出了Gus,兴奋地跑向我们,其中一人问:“你是古斯·范·桑特吗?”当Gus说是的时候,他们问他为什么在这里,他说他正准备拍一部关于哈维·米尔克的电影,而他们问:“哈维·米尔克是谁?”2007年,三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孩子,站在哈维·米尔克广场的Market和Castro交界处,却不知道哈维·米尔克是谁!!Lance、Gus、Dan和我都产生了同样的认识,那时让我们不寒而栗,现在依然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如果我们不拍摄这部电影,哈维·米尔克将会被历史遗忘。这不仅仅是一部我们要制作的电影,它是一项神圣的使命。

我们希望并需要一位著名演员来扮演哈维的角色,以确保这部电影能够制作完成。当时出柜的男演员仍然很少。作为对比,Zach Quinto在2011年公开出柜,而Matt Bomer则是在2012年出柜。Alan Cumming是其中一位开拓者,他在1999年公开出柜为双性恋,还有一些其他演员,但为了出演哈维·米尔克,Sean Penn是最适合的(异性恋)男演员。

当《米尔克》准备上映时,我们原本准备让环球影业旗下的Focus Features尽量使电影看起来对异性观众更具吸引力,但令我们惊讶的是,他们在2005年的《断背山》上学到了一课,即为了让异性观众看同性恋电影,那些愿意考虑观看的人(不是所有人都愿意)首先要知道同性恋观众喜欢这部电影!因此,如果你有机会跨越观众层面,首先需要吸引核心LGBTQ+观众。对于《断背山》,这部电影在国内赚取了8500万美元,他们确实成功跨越了观众层面,但对于《米尔克》,这部电影在国内只赚取了3200万美元,这一点并不明显。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对友好和/或思想开放的异性观众,其中许多是女性,来说,同性恋爱情故事比同性恋历史更具吸引力!

将你的项目真实地定位为“同性恋”的重要性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新奇体验,因为哈维在他1978年反对加利福尼亚反同性恋提案6的竞选中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他赢了......但30年后,我们在反对加利福尼亚反同性婚姻提案8的竞选中未能做到这一点......结果我们输了。

当肖恩和兰斯在2009年初因电影《米尔克》获得奥斯卡奖时,他们都发表了激情四溢的同性恋权利演讲,其中一个是忠实的盟友,另一个是公开出柜的同性恋者。当考虑到那个晚上全球数亿观众观看时,我相信这可能是世界历史上听到LGBTQ+权利信息的最大观众 — 这再次证明了娱乐业具有改变人们思想的力量。

输掉提案8,而同性婚姻——在2008年选举之夜已经授予加利福尼亚,包括我和我的丈夫在内的18000对夫妇——又被剥夺,对LGBTQ+社区造成了冲击。就在奥巴马以极大优势在该州获胜的那一晚,加利福尼亚还投票废除了婚姻。这导致了我参与最引以为傲的活动斗争,将提案8提交最高法院,历时五年,最终将其推翻,恢复了加利福尼亚的同性婚姻。

跳到2017年,兰斯送给我《鲁斯丁》的剧本,初稿由朱利安·布里斯(Julian Breece)编写,他是一位公开出柜的有色人种作家。当我们在“当我们崛起时”(When We Rise)上一起合作,这是兰斯的ABC迷你剧,讲述了旧金山LGBTQ+权益运动的历史时,兰斯曾提到这个项目,我当然要参与其中。我在上世纪90年代在Outfest期间了解了《鲁斯丁》,当时有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兄弟异类》(Brother Outsider)播放。然而,在我们寻找这个项目的新家时,我不断被提醒,没有人知道贝亚·鲁斯丁是谁,我开始意识到,就像哈维·米尔克曾经一样,贝亚·鲁斯丁可能会被历史遗忘。但后来,我记得曾想到“好吧,我认识一个知道他是谁的人!”......那个人在2013年,第50届华盛顿大游行(March on Washington)纪念活动上,追授给贝亚·鲁斯丁总统自由勋章的人,那就是奥巴马总统。仿佛是LGBTQ+权益的礼物,他和米歇尔·奥巴马一个月前成立了Higher Ground,他们在Netflix的制作公司,所以有了我们才华横溢的公开出柜有色导演乔治·C·沃尔夫(George C. Wolfe),我们将剧本送给了Higher Ground的同性恋制片人托尼娅·戴维斯(Tonia Davis),希望贝亚·鲁斯丁能够获得他应有的历史地位!

一方面,这部电影的现实性比我四年前加入项目时还要更令人震惊,但不是以好的方式。在电影中,鲁斯丁早期有一句台词,他说:“依赖法院来消除种族不平等,那是疯狂的。”这在1963年是有道理的,但当我在2019年首次阅读这句台词时,我无法想象今天我们竟然会有最高法院积极而且激烈地剥夺我们的权利——依赖最高法院来消除种族不平等实际上会再次变成疯狂,确切地说是60年后。

另一方面,《鲁斯丁》是LGBTQ+电影代表之一,我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一年。《鲁斯丁》,《Nyad》,《All of Us Strangers》和《Maestro》,首先,它们都是今年最有声望的电影之一,都有LGBTQ+主角,由公开出柜的LGBTQ+明星科尔曼·多明戈、乔迪·福斯特和安德鲁·斯科特,或者坚定的LGBTQ+盟友安妮特·贝宁、保罗·梅斯卡尔和布拉德利·库珀出演,而“Maestro”中的同性角色则由前文提到的公开出柜演员马特·波莫和吉迪恩·格利克出演。

虽然自31年前我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办公室出柜以来,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现在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现在。为了成功举行华盛顿大游行,贝亚·鲁斯丁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联盟,包括活动家、民权领袖、工会成员、黑人、白人、年轻人、老年人、富人、工人阶级和贫穷人,他们一起改变了世界。恰好60年后,在黑暗和倒退的力量从各个方面向我们推进时,现在是我们也要做同样事情的时候。如果我们要度过这些充满挑战的时刻——不要误会,我们肯定会成功——我们需要重新组建鲁斯丁的联盟,这一次还要加入LGBTQ+社区,骄傲、强大且不可战胜!

布鲁斯·科恩(Bruce Cohen)是一位电影、舞台和电视制片人,他的作品包括《美国丽人》、《米尔克》和Netflix最近的传记片《《鲁斯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OP电影 » 从好莱坞出柜到LGBTQ+电影的崛起:勇敢而不可战胜的影响

赞 (0)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